夕朝

随心吧

膨胀了膨胀了,他真可爱

瞎涂涂,瞎搞搞…就很可爱一个盾盾喵…

还是内销那俩

话说某年某月某日,也就是盾盾跟他的小师姐熟络的差不多的时候,年少无知,豪情壮志,他拉着小师姐就奔上了长城头。
夕阳余晖映入眼帘,军旅生活一览无余,盾盾高兴啊,小师姐居然没有打他!这是不是意味着马上就能泡到手了……!
下一刻盾盾就被小师姐揽肩入怀(那时候他俩差不多高),盾盾崴了下脚下巴不小心戳在小师姐柔软的、尚待发育的胸脯上,哇他那个春心荡漾……心说,我靠,我靠!心头小鹿乱撞,嘣嘣嘣嘣。
但是生活总会有波澜和出乎意料的转折——只听见小师姐豪气万丈大声地跟他说,盾盾啊!你看,这就是老娘将来为你打下的雁门关!说罢一甩人叉腰鼻孔朝天猖狂大笑,笑得一头小卷毛打颤。
盾盾一没回过神脸磕石墙上,竟无语凝噎。
妈嗨,她不按套路出牌。

内销,内销…

就很想写一个雁门关未成年搞事小霸王组合……好,先来确定我们的盾太,嗯就叫他盾盾!这天我们的盾盾吃饭前去解了个手,回来凳子就给隔壁搬走一个,他也不太想挤在屋子里,大夏天的怪热,索性往碗里扒拉几筷子菜(还不忘了剔走仅剩的几块肉)嘴里叼着个大白馒头就去外头树荫里吃饭,美滋滋。
然后他就看见某师兄领着一队小盾萝,盔甲簇新锃明瓦亮,老带劲了。队伍最后头一个小师妹酷酷的,走路眼也不乱瞟,肩扛陌刀腰挂玄盾,一头小卷毛乌黑油亮,真鸡儿酷。盾盾嚼着馒头想,妈嗨,这小师妹真酷,我要泡她。
第二天我们的盾盾就被小师妹(其实是小师姐)撩开裙子砍翻在地。盾盾一边打滚一边狼嚎,哎妈呀,小师姐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,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……

可能会有后续小段子……吧?

盛夏夜,花卉,假期。

突然有个脑洞。

怎么说呢,就是妖随着人的老去也跟着改变自己的外在形貌,最后人老的不行了,躺在床上要见阎王爷啦,就跟妖说我不行啦,老的都记不清你年轻的模样,你变回去给我看看呗。然后他就看见以前那个俊俏的妖坐在他身旁。
哎呀真好,你不会真的变老。人这么说着,笑的一脸褶子。
然而这些都是假的,人早就死在战场上了,妖也无所寻觅。